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家园 >

生容易,活容易,好生活不容易——戊戌年读书随感(秋季篇)

来源:毛致茗 发布时间:2018-09-26 17:27 点击数:

      题记:巨龙路上有一家夫妻档的小店面,五六个平方的简易房,老板娘做鸡蛋饼和杂粮饼,她的老公打下手。我每周必去一两次,彼此逐渐熟识。某个周六的早上,他们上小学的儿子也在店里,一脸不愿意、打着哈欠在做作业。做饼时闲聊,我问老板娘是否准备要二胎。伊答我:“不准备再生了,就这点小生意,这个费那个税的,起早贪黑没个休息,要摊几十万张鸡蛋饼才能买套小房子。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我俩舍不得吃喝,但儿子买书上辅导班花的钱没眨过眼。就指望着他以后能当个公务员,不受人欺负,旱涝保收,我们再摊一亿张饼也愿意啊

      她一向寡言的丈夫补了一句:“生容易,活也容易,好生活不容易啊

    戊戌年夏共读书15本,与过往相同,可分五类。

    第一类与工作相关,3本。首推社会学著作《小镇喧嚣:一个乡镇政治运作的演绎与阐释》(吴毅著),此书初版于十年前,但其中对于中国乡镇基层治理现实的描写在今天依然鲜活。迎检、土地纷争、征收税费、招商作假、采石场关停,作者把自己溶于基层干部和村民之间,一场“大酒”就喝明白了“田野潜规则”:“在压力型与动员型体制下,面对晋升与上级压力,基层干部不得不让屁股决定脑袋,努力迎合上级。乡镇干部对村干部是外弱内强,表面上用人情来推动工业,但实际上有权力作为后盾。村干部是外强内弱,头脑明白的村干部会自觉配合乡镇工作的同时维护自己和村里的利益。”学术书籍的文笔能如此流畅已不多见,在讲故事中还能“穿透”基层政治的骨髓,可见吴毅教授的功力了得。再加上身边的同学、朋友有人做了乡镇和街道的领导,闻其辛苦,知其不易,听其怨怼,更有深思。

    另读碧桂园前CFO吴建斌所著《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此书去年底刊印不久即被下架,我初读后甚为不解:论文笔,过于琐细;论调子,书中遍布对杨老板的“马屁”之言,几无批评;论内容,无非是业内融资和销售的惯用套路,谈不上“独家揭秘”,为何杨老板噤若寒蝉、恨不得付之一炬呢?前两个月碧桂园的负面新闻给了答案。“无良”地产商不唯一家,为何此次碧桂园处风口浪尖?此中深意,略有参透,不得不感慨我们民营企业家的嗅觉之敏锐啊。

    第二类是文学与传记类,3本。时过十五年再读新版《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邓蓉著)。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复读邓公艰难岁月之伟绩,唯有感佩:伟人也!

    一乃自信,1972年邓离开江西回京时说:“我还可以干20年。”此时他68岁;二乃坚韧,最佩服的还是邓公及其家人面对困难时的乐观和坚毅。这用邓公开导吴晗的一句话来概括最为精当:“怕什么?天还能掉下来吗?我今年61岁了,从我参加革命到现在,经历了那么的风浪都熬过来了。我的经验无非两条,第一不怕,第二乐观,向远看,向前看,一切都好办。”三乃魄力,1992年,87岁高龄的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以普通退休党员家庭度假的名义踏上南巡之路,并在武汉借机告诫 “谁反对改革,就让谁下台”。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企业或家庭,一个“大家长”的威严极其重要,而这种敬畏来自于其本身的德与行。一句话,打铁因其自身硬、镇得住。

    另推荐《煤老板自述三十年》。这本书应该不会再版了。

    第三类是历史与社科类,3本。推荐北大历史系女博士郑小悠新作:《年羹尧之死》。 清人陈曾寿云“直以仔肩付天地,最难遇合极君臣”来概括君臣相处之难以善终。古人有“情深不寿”之说,移用至雍正与年羹尧的关系上,两人极其亲密的蜜月期其实只延续了两年。雍正二年(1724年)年初,年羹尧率兵在青海大败罗卜藏丹津,平息了雍正的心头大患。雍正闻讯后欣喜若狂,在通信中彻底放飞自我,用情用力之深甚至到了君臣不分的地步。其给年的信往往带有“情书风”,如“你此番心行,朕实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颜对天地神明也”“我二人做个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令天下后世钦慕流诞就是矣”。想到两人之后的决裂,雍正这些肉麻表白会更让你感叹帝王的多变。雍正三年年初,年羹尧上贺表颂扬皇帝“朝乾夕惕励精图治”,但笔误写成“夕惕朝乾”。雍正抓到这个笔误上纲上线大作文章,直指年羹尧是故意的“年羹尧自持己功,显露其不敬之意,其谬误之处断非无心”。雍正称,既然年羹尧“不欲以‘朝乾夕惕’四字归朕尔”,那他也不必遵守之前的承诺,“年羹尧青海之功,朕亦在许与不许之间未定也”。因此,电视剧《甄嬛传》中雍正把华妃(年羹尧胞妹年世兰)打入冷宫,不仅仅是华妃“作”,更不是甄嬛多么能隐忍,无非是卸磨杀驴后顺手之举而已。另外,年羹尧门下一个叫汪景祺的清客秀才,是钱塘(今杭州)人,在年濒临崩塌之时,撰名为《功臣不可为》的文章,借古讽今,叙说年羹尧的委屈,称赞他的功绩。后来,在年家抄家的官员发现了这篇文章并上交给了雍正帝。四阿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汪景祺被“枭首”,他的人头在北京菜市口挂了十多年,直到乾隆朝才被取下埋葬。雍正四年起,皇帝下令浙江全省士人六年不准参加举人与进士的考试,截断了浙江读书人的仕途。一篇文章惹自己不高兴,浙江全省高考废止六年,嬛嬛的老公就是这般任性。

    第四类是教育与考试类,4本。推荐东奥会计组编的中级会计师轻松过关系列,以《中级经济法》(黄洁洵编著)为例。好的教辅书就是能把教材考点掰开揉碎后,条分缕析、直击要害,让哪怕一个初学者也如沐春风。在我个人求学生涯中,教辅书过眼无数,《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历年考研英语真题解析及复习思路》是此种典范。这套中级会计教辅书也堪与之为伍。中级经济法将金融法律、合同法、增值税条例和所得税条例讲得清清楚楚,有案例也有真题,重点突出,版式合理。其实,干任何事情都无非一个“用心”,细节决定成败,而习惯决定细节。

    第五类是其他类,2本。推荐作家连岳的公众号。每晚我们夫妻俩都会给女儿讲故事。我有时会结合连岳的文章,发散性、批判性的讲中国的寓言。此前讲过大禹为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我们教育女儿,这样的男人嫁不得。他把所有赡养老人、抚育子女的重担都推给了老婆一个人,是一个自私的人。最近,给女儿讲孔融让梨的故事。一盘梨要主动挑小的,大的让给哥哥吃。这一直是中国人儒家教育的典范,但其实经不起推敲,一是陷哥哥于不义,似乎哥哥那么不懂事,不会照顾弟弟;二是扭曲人性,一个男人不懂得争取自己的权利,最后变成人人可以欺负的软蛋;三是只用道德说教解决分配问题,容易培养伪君子,中国的传统文人,嘴上耻于言利,与这种教育有关。但也不能反着来,让孩子争梨啊,一下手就抢大的,虽然符合本能,但真这么行事,神憎鬼厌,会长成处处要占人便宜的猥琐之人。高明的教育专家,技术上解决了这个难题,办法是由一个孩子分配资源,但他必须最后一个拿。切蛋糕的孩子,拿最后一块,他一定分配得极为公平。这种方法教育长大的孩子,既不虚伪地回避自己的正当要求,又不会霸道地侵犯他人权利。回到孔融的抉择,很简单,把大梨和小梨都对半切开,哥哥和孔融都拿一半大梨一半小梨,谁也不占便宜,谁也不吃亏。一个“让”字体现了人情社会的游戏规则,主动“让”当然体现了个体的高尚,但不让也应该被认同是一种权利。

    儒家文化中的糟粕部分培养了一批圆滑虚伪市侩的人:人前哈哈哈谁也不得罪,背后打小报告、告黑状、捅刀子、下绊子。面对困境,跑得比谁还快。还说孔融吧。建安元年,袁绍之子袁谭率兵把孔融围在青州,一连数月,城内守兵只剩下百来人,形势危在旦夕。但虚妄狂放的孔融故作镇定,饮酒作诗从不督战。直到敌军破城,他自己在秦兵掩护下仓皇出逃,被其嫌弃为负担、影响出逃速度而丢下的妻子和孩子殉难。

    与之相较,我更喜欢有个性、有“情绪”、有牢骚的曾国荃。近日读到他的一首七律,很对脾胃。诗题曰《自鄂还湘次韵答申夫方伯》:未步金銮上谏坡,曾看吴楚起沉疴。言归此日江之永,但愿来年海不波。鱼美武昌春意薄,雁回衡岳别情多。枣梨姜芥谁相赠,且向涟溪问钓蓑。诗应该写于同治七年(1868)春天,他在长沙答谢湖南布政使李榕。诗中流露出对清廷卸磨杀驴、鸟尽弓藏的不平,愤懑、牢骚之情跃然纸上。作诗不是写公文,如果还要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那有什么意思呢?孔夫子不是说过嘛,“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曾九爷戎马一生,却在湖北任职期间被旗人官文排挤、打压、造谣中伤,朝廷袒护旗人高官,两人不和,看似各打五十大板,官文明降暗升,从湖广总督提任直隶总督——这可是疆臣之首啊。而死战太平天国,使东南底定,让眼看着就要完蛋的清帝国又苟延残喘半个世纪的功臣曾九爷却被彻底“靠边站”,你还不让人家写诗发句牢骚吗?

    春荣秋叶落,古语剪灯香。妙手追前史,殷鉴念尤长。


上一篇:五年前的瞧不起与五年后的买不起 ——港城楼市大家谈(二):高新区篇 打印该页 下一篇:鲁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