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主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家园 >

鲁迅说

来源:徐月 发布时间:2018-09-26 18:00 点击数:

    9月25日,是鲁迅先生诞辰137周年。

    接受了十二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或许还有人额外经历了四年以上时间的文学课的历练),想必对鲁迅先生并不陌生。除却对鲁迅先生诸多文集的背诵要求表示“必须敢于正视”以外,还需要在阅读理解时思考“‘一株是枣树另一株也是枣树’到底是啥含义”。可能至今回想起来,也不由得对这个一字胡、国字脸的先生表示一下愤慨——您老咋就有那么多意义深厚、见解特别的话可写呢?

    说实话,这也是我特别羡慕的一点。

    无关风月,不需情怀,只说人生,那是只有在那个年代,只有拥有独有思想的那位鲁迅先生,才能写出来的文字。

    鲁迅:我没说过

    说来有趣,在网络用语大肆流行的这个时代,自创却又体现了某些实际情况的“假冒名言”开始成为一种返璞却不归真的交流方式,什么“沃·兹基硕德”“夏卞德”等等,似乎只要在一句话后面加个破折号再加上这些奇怪的名字,整体就突然变得有说服力和“高大上”了。而据我了解,鲁迅先生不知为何脱颖而出,甩开“独秀同志都没你秀”和“大钊同志请你发言”,一跃成为诸多“假冒名言”破折号后面的那位“作者”,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当代“小网红”。随后,戏谑的反驳也应时而生,当出现“某某言论——鲁迅”的时候,总会有人回复道“鲁迅:我没说过”。当然,再其后,就会有人直接拿出真的鲁迅先生名言来混淆视听,导致“鲁迅”也不知该回复到底是真说过还是没说过。

    先不论这些真假混杂的名言到底都有哪些,我所关注的一点是,留下名言的大家多了去,写出好文的作者数不清,但为什么这名言后面跟着的作者,偏偏大多是鲁迅先生?

    或许,稍微说一说鲁迅先生的特点,就会所有理解吧。

    鲁迅:我真说过

    少时由于考试需求,必须像是啃着卷了十八个圈的厚煎饼一样背诵片段或全文,因而在那时,我对鲁迅先生文章的印象就是“晦涩、难背、费劲”,甚至感觉还不如规定的唐诗宋词好背——毕竟唐诗宋词全古文有押韵,而鲁迅先生的文章那可是混杂了旧白话、新白话以及日式中文的语言啊,阅读障碍一跨跨三,“臣妾真是做不到啊”,而且每篇课文的主题分析出来都是批判批判批判,对那时的我而言,相比私下里买的韩寒麻宁,鲁迅先生的文章读起来真是如判决书一般毫无悸动。

    但在逐渐长大并进入社会以后,重翻鲁迅先生的文章,我却逐渐理解了《祝福》这个标题的美好与文章中出现的悲剧之间的强烈反差,理解了《风波》的小环境展现大背景的意义,理解了《补天》中以古事新编的方式隐藏自己遭遇的含义,诸如此类,并颇为感慨——人家文笔很好的好嘛,情感冲突情境对比什么的运用得绝了。然而这些写作技巧最终都会联系上批判精神,也是没谁了。

    说穿了,“批判”确实是鲁迅先生的代名词,其程度深到苏雪林能彻底翻脸洋洋洒洒地搜集材料和引言骂了他半辈子。而且前几年一直有教科书大幅删减鲁迅先生的文章的说法,在当时的反响还是挺大的。综合下来,其实核心的论点就在于:应不应该让鲁迅这个“批判的代名词”来影响下一代。

    ——哪能啊,现在的鲁迅先生以及他的这个代名词,更像是一个“传话筒”好嘛。

    从上面疑惑“为啥假名言后面都要挂个鲁迅署名”这点开始,再到后来意识到鲁迅先生是“批判大师”这点,我似乎有点明白为啥鲁迅先生要出来扛把子了。因为在好听点叫直言不讳,难听点叫骂天骂地这一方面,他在国人的心里已经成了权威了。

    和别人闹翻了,难过;受别人的气了,愤慨;感叹回不到过去,难过;怒骂输在起跑线,愤慨,人生遇到所有的烦心事糟糕事,都能自创个名言然后找鲁迅先生说一下,既体现了情绪,又能潜移默化地用鲁迅的“批判精神”来固定第一印象,还能带点陈旧时代的古典色彩,简直是发泄情绪、吐槽周围,或者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最优秀的人选好嘛。

    别说,这句话鲁迅先生还真说过。

    鲁迅:我还在说

    陈丹青先生在《笑谈大先生》一文中曾说:“全中国专门研究鲁迅、吃鲁迅饭的专家,据说仍有两万人,所以要想比较认真地谈论鲁迅,先得穿越两万多专家的几万万文字。”这么些年过去,这个人数和这个文字数量究竟有没有增减,我不清楚;愿意拉出一个专题专门谈论起鲁迅先生的大家还有没有,我也不知道。毕竟碎片化信息侵袭的时代,静下心来分析一篇文章或者是一段文字或许多少有些难度,因为总会有新的信息通过各类渠道吸引我们的注意力。

    但我也并无意呼吁或者强迫他人去读鲁迅的文章,或许鲁迅先生也并无此意,当年他曾不愿让《呐喊》《彷徨》再版,理由是不想影响小孩子,真是有点可爱又有点心酸。而且我并不是鲁迅先生死忠粉,也并没有将他的言语文章研究出结果一二的能力,此文也仅仅是由近期的鲁迅诞辰和“我没说过”而引发的感想。

    但在感慨了半天即将收笔之时,我终于意识到,不管在哪个时代和哪个平台,不管是实的还是虚的,“鲁迅”并没有消失。或许直接,或许间接,大到国家人民,小到举手投足,在诸多戏谑生活的言语成为“鲁迅名言”之时,即便没有真正的鲁迅先生那般写得透彻深刻,但它也已是一本属于这个时代的文集。而冠不冠上“鲁迅”这个名号其实也已无所谓,毕竟它在现代已成为一个标志,一个让人们能够在嬉笑怒骂间用自己的目光、自己的言语来认知世界、感悟身边的标志。

    鲁迅,仍然在说。


上一篇:生容易,活容易,好生活不容易——戊戌年读书随感(秋季篇) 打印该页 下一篇:脚踏实地,平凡前行——读《平凡的世界》有感